不敢生不愿生,“全面两孩”带来新问题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14日 来源:社会事业改革处

  今年是“全面两孩”实施第二年,不少代表委员在调研中了解到,“全面两孩”新政实施后,由于生育成本、经济负担、照料负担、入园托管难等问题,“不敢生、不愿生”现象普遍,相关政策配套滞后。他们呼吁,完善配套政策,破除制约新政实施的瓶颈。

  省政协委员、省妇联副主席张勤说,根据全国妇联调查统计,有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80%左右的父母在是否要生育二孩上,首先考虑的是托幼、入学等公共服务因素。解决0-3岁托幼问题已经成为解除育龄女性后顾之忧、减少就业性别歧视的重要问题。

  省政协委员、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胸心外科主任薛涛和一些医卫界的委员通过对部分市和区县调研发现,无论是城区还是农村,育龄妇女生育二孩的意愿普遍不高,受访者中愿意生的占40%,不愿意生的占53%,视情况而定的占12%。薛涛列举了育龄妇女生二孩的后顾之忧:“二孩”带来的经济、生活压力大;无法平衡生育与就业之间的矛盾;教育、医疗等配套设施不完善等。

  “全面两孩”政策正式实施后,公共托幼服务还不能满足群众需求,特别是针对0-3岁孩子的公共托幼服务几乎为空白。张勤委员告诉记者,省妇联一项调研发现:目前0-3岁早教市场存在早教机构准入门槛低、课程设置和师资配备缺乏专业性、高收费、乱收费等现象,乱象丛生。

  省人大代表、无锡一棉纺织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晔珺建议,将0-3岁托育服务纳入政府实事项目。明确0-3岁早期托育服务的主管部门,可建立由教育、卫计委、民政、人社、妇联等部门共同参与的跨部门合作小组,整合资源为儿童家庭提供优质的托育服务。

  省人大代表、连云港市解放路小学特级教师刘珺建议,在有条件的院校应设立0-3岁早教专业或课程,培养一批专业师资力量。有关部门应切实担负起对从事0-3岁婴幼儿教养人员的监管职责,对早教托育机构的课程设置、人员配备、内部管理进行科学规定。无论是学校还是家庭,都要对“二孩”的家庭中的“老大”进行一定的心理疏导及关爱引导,使他们在内心里真正接受家庭新成员。

  省人大代表、南通海门市余东镇人大副主席、长圩村党总支书记戴美英呼吁,测算现行生育保险基金支付能力的基础上适当提高二孩的生育津贴。当生育保险基金支付不足时,可由政府财政托底;适当减免二孩生育家庭的个人所得税,以家庭为单位,参考家庭实际支出减少二孩家庭的个税负担,降低子女抚养成本。

  省人大代表、镇江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张蕾建议,适度给予“二孩父亲”陪产护理假,让“二孩父亲”也尽到照顾责任。她说,上海妇联现已呼吁参考全国大多数省市现行陪护假情况,将晚育陪护假改为配偶陪护假,时间延长至15天。

  薛涛委员建议,增加儿科、产科医师编制,改善医疗环境,加大培养儿科专业人才,加强儿科医疗服务体系的建设,加强儿童疾病的预防,让他们健康快乐地成长。